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内容试读 > 当代 > 2018 > 详细

2018年《当代》第2期

2018-12-26 10:51:42  来源:

2018年《当代》第2期
目录
长篇小说丨西行记
一 1972年的春天,有两个倒霉蛋呆立在那里。 一个大约有一米八,另一个也是。一个瘦、白,另一个壮、黑。瘦、白的那个似乎想说话,但一时又找不到话可说;壮、黑的那个好像更沉得住气,根本就不想说话。 那个春天的天气阴郁愁苦,灰色的云层看起来又腻...
中篇小说丨甜蜜点
——所谓甜蜜点,指的是在击球的瞬间,球与杆面发生接触的最佳区域。如果击球的部位正好在甜蜜点,我们可以认为能量没有损失,打出的球会又直又远。反之,离 “甜蜜点”越远,能量损失就越大。 这是五月的、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,初升不久的、红黄色的巨大月...
中篇小说丨皆为虚妄
1.缘起·处女作 米乐终于当上导演。他的第一部电影开机了。此时,距离他导演系毕业已经过去十三年。 米乐打小喜欢看电影。爸爸所在的大学每周末都放电影,米乐的家就在大学里。周末吃完饭,他拿着马扎儿,顺厕所的窗户跳进学校礼堂,在过道找个...
中篇小说丨仇人
1 乙未清明,回老家给父母上坟。晚上,大哥邀来几个族人陪我吃饭,席间不知怎么谈起尤月书死的事,说相帮的人都没得几个,还是当过他老婆的钱艳燕心肠好,花钱请人把他抬上山安埋的。大哥说完这个事,端起酒杯的手泊在桌子上空,招呼大家来喝了,一仰脖子干...
中篇小说丨九三年
一 午饭時间还没到。外面下着雨,秦陵老师的斥骂声环绕在课堂,又钻出门缝,在空荡荡的走廊碎成莫名回声。我从三楼教室最北边的窗户向外望去,蓝色包漆的窗很潮湿,有股腐败木耳的气味,忍冬青肥厚的叶子被雨水打得锃亮,如一块块可口美丽的榨菜。蛋糕状的操...
中篇小说丨我的逃跑日记
我的逃跑日记 我来给自己列一张问题清单吧。 1. 严重的掉发。每回进了理发店,洗了头,被托起脑袋站起来后,那些小伙子总是很得意地摊开手掌:“看!你掉的这堆头发!”他们完全不明白那根本不值得骄傲。理发过程中,发型师可不愁话题了:“哇,您太需要...
行走丨人家
在秦岭,去一户人家。院子没有墙,是栽了一圈多刺的枳篱笆,篱笆外又是一圈荨麻。我原本拿着棍,准备打狗的,狗是不见,荨麻上却有螫毛,被蜇了胳膊,顿时红肿一片,火烧火燎。 主人是老两口,就坐在上房台阶上,似乎我到来前就一直吵着,听见我哎哟,老婆子...
往事丨匆匆过客张静江
——总统府旧事之九 一 清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张静江来到总统府,这是他第一次来,当时这地方还是两江总督署,主人叫刘坤一,把张静江喊到两江总督署来的正是两江总督刘坤一。 这是刘坤一上任两江总督的第三年。 是年,正遇江西、浙江大水,灾情...
文学拉力赛传真丨2018年第一站冠军揭晓
经过本刊讀者Email、传真及电话、信函投票,张炜的长篇小说《艾约堡秘史》荣获2018年第一站“《当代》最佳”称号。...
文学拉力赛传真丨“《当代》文学拉力赛”2018年第一站读者来信选登
读者:刘杰 我推荐《艾约堡秘史》为本期冠军作品。张炜是一位值得读者期待的作家。从《古船》到《你在高原》,从前年的《独药师》到今年的《艾约堡秘史》,张炜厚积薄发,一路走来,作品中挥之不去的神秘感,呼之欲出的心灵史,足以让读者陶醉其中,难舍其味...
其他丨第十四届《当代》长篇小说论坛暨第十九届《当代》文学拉力赛颁奖综述
2018年1月23日下午,由中国出版集团、人民文学出版社、《当代》杂志社主办的第十四届《当代》长篇小说论坛暨第十九届《当代》文学拉力赛颁奖典礼,在中国出版集团会议厅举行。 《当代》长篇小说论坛脱胎于2004年创办的“《当代》长篇小说年度佳作...
期刊订阅

往期杂志

2018年《当代》第5期

2018年《当代》第5期
《当代》更多
2018年《当代》第5期
2018年《当代》第4期
2018年《当代》第3期
《当代书店》推荐
微博@当代杂志 微信@当代杂志

扫描二维码关注当代杂志微博、微信